热线电话+86-0000-96877
当前位置:主页 > 红财神报网址 >
联系我们
电话:
+86-0000-96877
传真:
+86-0000-96877
邮箱:
这里是您的公司邮箱
地址:
这里是您的公司地址
 
红财神报网址
这家公司连续26个跌停,账面上只有178元!股东爆

时间:2018/07/03    点击量: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近日,证券时报记者采访了*ST华泽的一部分离职员工。据了解公司内情的人士爆料,这家公司老板王应虎或许压根就没打算救活上市公司,公司所谓的“保壳大计”现在看来更像是一场笑话。证券时报记者独家采访了*ST华泽第三大股东北京康博恒智 *** 有限责任公司、第五大股东深圳市聚友网络投资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陈健,他亦给出了近似观点。

一位资深证券业人士说,四川有两家奇葩上市公司,一家金亚 *** 被强行退市,另外一家*ST华泽以目前的态势来看,离退市也不远了。

“为死而生的上市公司”

在给证券时报记者爆料的人士看来,如今*ST华泽面临退市无疑,这是从*ST华泽借壳开始就已决定好的命运,这一变局的策划者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王应虎父子。

6月28日晚间,*ST华泽公告,公司2017年度亏损22.88亿元, *** 将因连续三年亏损被暂停上市,同进存在终止上市的风险。对于业绩变动主因,公司也坦诚,是关联方、实际控制人王氏家族关联公司占用资金数额巨大,占比过重,长期拖欠,严重影响公司资产质量,按照会计政策对关联方占用应计提准备。

2018年5月2日,*ST华泽因无法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17年年度报告,公司 *** 已于2017年年度报告披露期限届满后次一交易日起被实施停牌。在停牌前,公司 *** 连续26个一字跌停板,收于每股3.31元。

6月12日,*ST华泽公告,公司接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公司因涉嫌信披违法违规,根据证券法有关规定,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

*ST华泽更因账面上就只有178块钱,并且由于没有钱续交费用,连官网都被停掉了,被笑称“A股最穷上市公司”。

*ST华泽为何陷入穷途末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王应虎家族又在做什么?这一切都要从*ST华泽借壳开始说起。

2013年9月,王氏家族旗下“陕西华泽镍钴金属有限公司”(下称“陕西华泽”)注入即将濒临退市的S*ST聚友。2014年1月,重组完成后,S*ST聚友更名为华泽镍钴(下称‘*ST华泽’)。

王应虎生于1958年,1994年创办星王集团。早些年王应虎在陕西创办了多家有色金属企业,完成了自己的原始积累。

王应虎育有子女王辉和王涛两人,王辉在*ST华泽持股比例为19.8%,王涛持股比例为15.5%。王氏家族成为*ST华泽实际控制人。

在借壳上市之前,陕西华泽业绩不错。2010年-2012年,陕西华泽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0.39亿元、12.67亿元、12.6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8051.78万元、1.67亿元、1.56亿元。2014年净利润更达2.18亿元,同比增长95%;但到了2015年,*ST华泽画风大变,当年亏损1.55亿元;此后经营状况进一步恶化,2016年和2017年分别亏损4亿元和22.88亿元。

2017年7月,证监会查明,实际控制人王氏家族通过陕西华泽借用天慕灏锦、臻泰融佳、陕西盛华等公司的名义进行关联交易,向星王集团等关联方提供资金,占用*ST华泽资金,截至2015年6月30日占用余额13.29亿元。这些交易*ST华泽均未按照规定进行信息披露。为掩盖关联方长期占用资金的事实,王涛安排人员搜集票据复印件,将无效票据入账充当还款,导致上市公司2013年年报、2014年年报和2015年半年报存在虚假记载。另外,*ST华泽关联方还被查实有违规担保以及违规信披的问题。

“这么多年,没人能说清星王集团借走*ST华泽的13.29亿干什么去了,做了什么项目。”向证券时报记者爆料的人士称,对于这些资金的去向,实际控制人王应虎表现得非常神秘,说他的儿子王涛在负责此项投资。但*ST华泽历任高管团队均无人知晓这是一项什么样的投资。

&ldquo,2017韩国最火舞蹈视频;凭本事欠的钱为什么要还?”这样一句网络上的段子,成为星王集团占用资金的真实写照。实际控制人一次次承诺要归还欠款,但至今仍是遥遥无期。据公司内部人士称,王应虎多次在公司会议上提出要“壮士断腕”归还上市公司的借款,实现“保壳大计”。

“现在看来,王氏家族提出的‘保壳大计’基本就是一个美丽的谎言,用来忽悠上市公司的其他股东、中小投资者和公司内部团队。”该爆料人士称,*ST华泽之所以如此肆无忌惮地对抗监管、无底线拖延,就是想把上市公司拖死,直至进入退市程序。该人士分析,王氏家族掏空上市公司后,就将上市公司弃之如敝履,目前的*ST华泽已经被掏空无法正常运转,濒临死亡。

一位监管部门人士称,“王氏家族这么多年一直称要壮士断腕挽救上市公司,实际上连一个指甲盖都没付出过。”

涨薪留不住高管的心

2015年成为*ST华泽的分水岭。此前公司经营相对正常,此后是一年不如一年。

“忽悠监管、忽悠股东、忽悠员工,这是近几年*ST华泽一直的做法。”*ST华泽爆料人称:“公司每年的财报出台都很艰难,王总(指王应虎)觉得会计师事务所不按他的意思做、不给力,经常更换会计师事务所。”早在*ST华泽2016年年报中,就有多名董监高对公司2016年的财报真实性表示不认可。

2017年4月,在对公司2016年财报进行审计时,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就曾对*ST华泽的报告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瑞华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报告表示,除了巨额的关联方资金占用外,其实施的函证、访谈程序均未能获得满意的审计证据,涉及资产金额高达13.92亿元。

如此不规范的行为,自然导致了高管团队的强烈反弹。自2015年以来,*ST华泽已有五位董事会秘书离职,总经理、副总经理共七位离职,加上其余离职人数共18位高管离职。2018年以来,据不完全统计,已有六位高管离职。爆料人称,最初借壳时的董监高团队中,只剩王氏家族的三四个人没换了,其他人均已辞职。

面对高管团队的大量离职,实际控制人王氏家族开出的药方是高薪挖人。据知情者称,在以前的董监高纷纷辞职后,王氏家族在上市公司行业开出高薪招人,但有上市公司从业经验的往往干一两个月就会走人,而目前的董监高团队中,已很少有人具备上市公司从业经验。“这个公司就没法留住人,对抗、挑战监管的事经常发生,所谓开高薪也往往难以兑现,可以说是没有诚意。”前述爆料者称,王氏家族给高管开高薪颇为随意,经常许诺年薪翻倍。

截至2018年4月底,*ST华泽已拖欠员工工资及社保2770万元。据一位离职员工称,目前*ST华泽不少员工被欠薪一年以上。大家都在等待星王集团在昆明路的一块土地进行拍卖,进而变现后拿到欠薪。该人士称,目前多名离职员工已就欠薪事件提出了劳动仲裁。

“现任的高管团队对上市公司管理流程并不熟悉,实际控制人就靠提高薪水来让他们听话。”前述爆料人称。虽然拖欠员工工资、社保2770万元,但是在如此艰难的情况下,*ST华泽还是给高管团队涨薪。公告显示,2016年12月对高管提薪67%,其中时任副总兼董秘的朱若甫工资由每年65万元上涨到130万元,涨幅100%。2017年12月,又进行了一次大幅提薪,总经理由每月8.3万调整为18万,年薪为216万元。副总经理由每月3.69万元提高为6.57万元,年薪约为79万元。公司给出的提薪理由为:提高公司核心团队士气和凝聚力,能正常回复监管函件,确保年报顺产,从而稳定实现“保壳”大计。

据知情人透露,*ST华泽董事会目前基本上是瘫痪状态,多名高管成为实际控制人手中的“提线木偶”。爆料人对证券时报记者称,“王氏家族早已把上市公司掏空,他们持有的股份也几乎都被质押。实际控制人早就置中小投资者的利益于不顾,他们对上市公司的生死,可以说是漠不关心。”

重要股东:大股东不在乎退市

这两年眼看着*ST华泽退市的脚步越来越近,*ST华泽重要股东陈健感觉到财富损失的迫切感,但大股东王氏家族却不怎么着急。

陈健表示,大股东已不在乎公司是否退市,他分析大股东通过股权质押融资还有资金占用已从上市公司获得40亿元。

目前*ST华泽市值18亿元,该公司丑闻缠身复牌下跌是大概率事件,即使复牌之后不再下跌,王辉兄妹持有市值也远远低于从该公司获得的资金。

假若*ST华泽是一家正常的公司,那大股东还有营救的动力,但现在大股东完全没有营救的动力。

*ST华泽与众不同的地方,是大股东的股权,名义上还在大股东名下,理论上已与其无关,所以即使保壳成功,也已与现在实控人无关。

但是是否保壳成功和陈健关系密切,*ST华泽第三大股东北京康博恒智 *** 有限责任公司、第五大股东深圳市聚友网络投资有限公司分别持有*ST华泽9.87%和3.46%的股份,合计持有13.33%的股份,而北京康博和聚友网络两家公司的掌控人都是陈健。

2013年,暂停上市公司*ST聚友剥离资产和负债,通过发行3.5亿股置入陕西华泽100%股权,王涛、王辉兄妹与父亲王应虎一起,成为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但此后业绩承诺没有完成,2013年与承诺相差8000万元,2015年亏损1.55亿元。按照补偿协议,王涛、王辉名下股份有可能悉数用于补偿。

陈健表示,“大股东抓住了对赌协议中的一条,即要对亏损情况做专项审计,但是大股东不让会计师进场,所以到底有多少亏损,有多少占用也弄不清楚。”

由于2015年年报被出具非标意见,需要进行业绩补偿专项审计,但专项审计迟迟完不成。*ST华泽于2017年9月份聘请中审众环会计师事务所、希格玛会计师事务所完成“大股东关联方占用上市公司资金专项审计”尽职调查和立项程序,两家事务所向*ST华泽提交了走访清单,但走访进度慢,走访效果也不好。

此外王涛、王辉名下股份几乎悉数被质押并司法冻结,导致业绩补偿实际上无法进行。

这也导致王氏家族依然是大股东,依然可以左右*ST华泽。陈健称,王家抓住了法律的空子,搞得外人都没有办法。“我们提出了拯救措施,但他们控制着董事会,听不进去”。

陈健表示,大股东本身有效资产不多,大股东旗下的星王集团(星王集团挪用了*ST华泽巨额资金)还欠有高利贷,挪用和股权质押的资金也不知道用在哪里,造成现在债务压力非常大。

陈健称在前些年*ST华泽遇到问题的时候就提出要破产重整,被大股东拒绝。“现在要想解决问题,将会非常难。”他认为必须要改选董事会,由中小股东来推选董事,共同提出解救方案;其次要建立有效的法人治理结构,要想恢复生产,必须要破产重整。公司要想得救,找到接盘方是前置条件,要想找到接盘方,就必须破产重整,没人愿意接这么大风险的公司。

王氏家族进入*ST华泽之后,恰逢镍价下跌,当时资产注入的时候13万元/吨,之后最低的时候只有6万元/吨,市场行情不好,但陈健认为大股东也有很大责任,将那么多钱挪用走之后,公司就没办法再生产了,旗下冶炼厂又想赚土地钱而关停卖土地,但是新厂房也无法建起来,矿山早在前年就彻底关闭,到现在也无法恢复生产。

陈健认为,*ST华泽走到今天这一步有很多原因,大股东做人的方法、对人的态度有很大问题;其次,感觉不到大股东说真话,说的话80%缺少可信度,造成大家误判,“隔一段时间找来武钢、中铝这些大企业的人来站台,让外界重燃信心,但过几个月这些人了解情况后就又退出了。”

壳股命运多舛

当年王氏家族注入镍矿资产的壳公司S*ST聚友,实控人正是陈健,陈健表示,当年接触的时候认为对方(王应虎)还不错,还是大学老师,当年注入的资产属实,对集团的情况并不清楚,“后来查了一下,王应虎大学老师的身份都不一定属实”。

陈健所谓注入资产属实的说法经不起推敲。实际上,证监会刚处罚了国信证券2800万元,国信证券是*ST华泽申请恢复上市的保荐机构,公司出具了保荐书,*ST华泽2013年和2014年年报存在虚假记载、重大遗漏等问题。2013年就是资产注入那一年,也就是说那个时候公告的资产情况就已经不真实了。

陈健在引来王氏家族之前,就已经多方寻找借壳方,最终找来王氏家族,也算救了S*ST聚友一命。至于王氏家族的镍矿资产到底怎么样,陈健应该比普通投资者掌握的信息更多。

在借壳之前,S*ST聚友曾经暂停上市长达7年,因连续三年亏损,自2007年5月23日起暂停上市。2012年起,S*ST聚友展开重组工作,2014年恢复上市。S*ST聚友在陈健时代也过得很不顺,该公司2010年,因在2001年至2004年虚构酒店视讯业务收入共计7832.09万元、为关联企业担保涉6.45亿元未信披等问题,陈健被罚5年证券市场禁入。

陈健是通过股权转让成为S*ST聚友大股东的,1999年深圳市聚友视讯网络有限公司通过受让成都上市公司泰康股份的国家股,成为第一大股东,并经过资产重组淡出化纤行业,涉足信息 *** ,被当做第一个网络股。但此后业绩下滑,大股东拖欠上市公司款项,最终暂停上市。

几经沉浮,000693这个代码顶着的壳换了又换,业绩并未有所起色,又再次面临暂停上市甚至退市命运,可谓命运多舛。